山东遭60年一遇大旱 专家称春灌是粮食产量关键

2017-04-11 02:49

  六十年一遇的大旱   “下过一次雨,还没一碗水泼地上多呢。”1月28日,山东济宁市漕河镇大厂村顾翠萍摸着自家麦苗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麦苗能保住一部分,但肯定得减产。”   远远望去,麦地绿中泛黄,麦苗普遍发黄发枯。   截至当日,离漕河镇最近的兖州气象站发布的资料显示,连续无降水日为79天。   同为济宁市的曲阜吴村镇6万亩小麦,有3.8万亩因缺水开始枯萎。相邻的枣庄市,山亭区凫城乡2.2万亩小麦有2.1万亩受旱,6000亩已经发生死苗现象,甚至濒临绝产。   1月27日,山东省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通报称,根据降水频率分析,目前,山东省气候干旱已达特大干旱等级,为60年一遇,其中菏泽、济宁为两百年一遇,旱情仍在加剧,有2899万亩冬小麦受旱,约占全省小麦播种面积的53%,其中重旱483万亩。   据山东省气象局首席预报员张少林介绍,2010年9月23日以来,山东省平均降水量16.9毫米,较常年偏少90.2%,是1951年以来同期最少值。   山东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杨振东说,山东相继有69万人、30万头大牲畜出现临时性饮水困难,主要分布在潍坊、临沂、烟台、淄博、济宁、泰安、枣庄等市的山区丘陵地带。   在可用水源方面,山东已有391座小型水库干涸,366条河道断流,3万多眼机井出水量明显不足。同时,山东地下水位处于加速下降态势,一些地方降幅在1~2米,增大了地下取水难度。   由于黄河上游水库蓄水比上年减少30%,再加上受黄河调水调沙影响,黄河河槽下切、水位降低,沿线各地引水普遍遇到困难。   1月28日,济南等地有场降雪,但平均雪量不足1毫米,对缓解山东旱情意义不大。张少林预计,春节前,山东无明显降水。   杨振东说,山东旱情仍在持续加剧,抗旱形势日趋严峻。   根据气象部门初步预测,今年1~5月份降水将偏少1~2成,随着春季的到来,气温回升,天气多风,土壤失墒快,可用水源也趋于减少。   如果到3月底仍无大范围有效降雨,山东旱情将进一步加剧,预计将有4000万亩农田受旱,近百万人吃水困难,抗旱工作将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   气象干旱不等于农业干旱   “除了半岛局部地区以外,山东其他地方自去年9月下旬以来100多天都无有效降水,应该说是全省全面干旱。但这指的是气象干旱。”山东省防汛抗旱指挥部新闻发言人尹长文说,“我们公布的小麦旱情是指农业干旱。”   他说,气象干旱和农业干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农业干旱是指土壤的含水量达不到小麦的生长要求,也就是说,苗情和气象干旱有关系又不太一样。   据山东省农业厅种植业管理处处长解洪起介绍,山东小麦种植面积5390.3万亩,比上年增加47.5万亩。   面对旱情,山东17个市在大地封冻之前,累计浇越冬水的农田面积达3400万亩,是近几年来浇越冬水面积最大的一年。   由于进行了冬灌,有一部分农田没有受旱。受旱小麦中有一部分是靠天吃饭、不具备水源和灌溉条件的,还有很多地方的农民没有冬灌的习惯,而是更重视春节之后的春灌。   “没机井,全指望蓄水池。”   “只能用小柴油机和塑料软管,浇一点,提一点,得捋二三百米,每天才能浇两三分地。”   “天冷了,塑料软管还会冻,想浇也没法浇。”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漕河镇了解情况时,村民们纷纷表示虽然有冬灌习惯,但是冬灌存在很多困难。   杨振东坦言,当前抗旱工作中面临着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他说,山东大部分水库的灌溉渠系还不配套、不完善,有水无渠问题比较突出。连续8个丰水年后,很多抗旱水源工程设施老化失修,不能发挥作用,抗旱服务体系弱化,技术力量流失,装备老化缺失。   另外,随着农村劳动力的大量转移,加上农产品比较效益偏低,一些农民抗旱浇地的积极性不高。   山东省农技推广总站站长曲召令说,当前小麦处于越冬期,不能盲目浇水,因为土壤还没有化冻,田间的气温还在零摄氏度以下。水浇到田里以后渗不下去,容易形成薄冰,会对麦苗的植株造成损伤、划伤、割伤。   他说,只要2月份气温回升达到日平均3~5摄氏度时,浇透返青水,这些受旱小麦的生长发育就不会受太大影响。   由于当前小麦处于越冬期,若浇水会导致受冻死苗现象,很多保苗措施无法实施,因此今年春天能否浇灌返青水对于山东省的小麦生长非常重要。   尹长文说,在当前不能浇灌的情况下,“保吃水、保春灌”是最紧迫的任务。   根据抗旱方案,山东计划2月底前新建水源845处,延伸470处远距离输水管网,并落实好充足的拉送水车辆。   尹长文说,在春季温度适宜时进行春灌,山东农业干旱面积将有望大大减少,“如果春季旱情加重,肯定是要启动应急预案的。”   “我们算了一下全省的‘水账’,应该说基本上能够满足今年春天的供水需求,包括城市和农村的人畜饮水、城市工业用水和农业灌溉用水。”尹长文说,可以利用的水源主要包括以下几块:   一是水库蓄水,山东省2010年的水库蓄水比常年偏多;二是地下水,山东省连续多年风调雨顺,地下水相对丰沛;三是河道蓄水,通过建设拦河坝,平原河道和山区河道都储蓄了一定的水源。   “还有一个重要的水源就是黄河来水,现在黄河小浪底水库的蓄水量是40多亿立方米,黄河分给山东的用水指标可以起到一定的供给作用。”据山东黄河河务局水调处处长赵海棠介绍,自2010年12月份以来,山东省共引黄河水10.67亿立方米,创近十年来同期之最。   “这几方面水源对春灌用水能够起到充分的保障作用。”尹长文说,在严重的干旱面前,水源、工程、组织显得特别重要。   山东省政府在前期将中央支持的2000万元特大抗旱经费拨付旱情严重市县的基础设施建设上,近日又紧急拨付5000万元,专项用于抗旱应急水源工程建设、抗旱机具购置。   目前,山东已安排抗旱投入7.28亿元。   旱情是否会影响粮价   山东是中国第二大小麦主产区,主产区持续干旱,小麦期货价格开始走高。但专家认为,应该避免人为炒作麦价,今年一定幅度的减产不会严重影响供求,对粮价预期应当回归理性。   减产会导致价格一定程度的上升,但是前几年全国小麦是连续增收。国家发改委的数据显示,中国粮食库存占消费的比重超过40%,远高于国际公认的17%~18%的安全水平,完全可以保证国内市场供应。   对于粮食这种大宗商品,游资进入很难获利,不易炒作。因此,游资炒作导致价格暴涨的情况也不会轻易出现。但也要看到,流动性过剩引起的物价上涨惯性会成为拉动粮价上涨的一个重要因素。   解洪起说,由于2010年秋季播种时墒情适宜,各项技术落实到位,全省小麦出苗整齐,苗量普遍比较充足,播种、出苗质量是近几年来最好的一年。   “农田受旱不等于一定会成灾。”他说,“产量如何,还要看后期气候的发展和抗旱救灾的成效。开春后的春灌将是抗旱保生产的关键。”   为了保障粮食稳产和农民增收,山东省提前1个月启动粮食直补工作,帮助农民抢农时、抗大旱、保春耕。   山东省财政厅通报,今年山东粮食直补标准为每亩98.45元,比去年提高18.4%,增幅位居全国前列。   山东已加紧筹集了65.4亿元粮食补贴资金,同比增长15.16%。补贴资金将于1月底前拨付到县级,随后发放到农民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