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窝案”爆发后万庆良反继续升迁引媒体追问

2017-03-26 02:48

  万庆良一路畅通的晋升路径和好得羡煞旁人的“运气”,特别是在“揭阳窝案”爆发后,何以能继续完成事业的最高一次跳跃?   6月27日,中央纪检监察网发布消息,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连日来,围绕此事件,在网络和舆论界掀起一次议论高潮。各种真真假假的信息和图片,各种似是而非的背景分析和评论,甚至各种香艳奇绝的传闻与“报料”更是不绝于耳。自媒体时代的重大新闻传播特性,将这条新闻爆炸性地演绎成一场核反应式的新闻景观。   政策分析人士以万庆良被“秒杀”式的带走方式为看点,分析“当前新形势下的反腐特性”;幽默人士,以万庆良掷地有声的“辣不怕与不怕辣”的自我批评和此前的反腐言论为看点,大谈腐败官员的脸皮与节操问题;翻旧账的朋友们,再次翻出当初万宣称自己工作20年无房产,只是“每月交租600元,在珠江帝景租130多平方米房子”的旧账,来证明当初自己戏谑其为“600帝”的正确性;而八卦人士们,则口水滴答地寻找起“每个落马官员都会犯的另一种错误”,并将想象力发扬光大……   万庆良的被调查,可谓是“看点多多”。但它的最大看点是什么呢?“秒杀”式的被带走方式?应该不是首例,此前多地的问题官员似乎都体验过这样的方式;颇具讽刺韵味的反腐言论?无论其质与量,还是搞笑感,它最多只能算“之一”,而算不上“惟一”。当然,他修城隍庙或拜海瑞求神明保佑出清官,也还是有强烈的表演感的,但比起其他一些腐败官员落马前的廉政秀,其台本也不算新鲜;他被民众暗起的“600帝”,原本可以值得一说,但比之于他那与官位成比例精进的游泳或划龙舟水平,其幽默感和劲爆程度,显然就等而下之了。至于桃色新闻,在这样的大新闻中作看点,显示有点喧宾夺主,其本身意义并不大。   那么,万庆良被查,就没有必须特别关注并具有反省和堵漏价值的“看点”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不仅有看点,而且“颇有”看点,那就是这位从宣传干事起步到副省长仅用了22年,才47岁就晋升为省委常委、省会市委书记的政治明星,其一路畅通的晋升路径和好得羡煞旁人的“运气”。特别是在著名的“揭阳窝案”爆发后,多位官员贪腐落马的情况下,作为在该市任一年市长,四年书记的他,居然风雨不惊,继续完成事业的最高一次跳跃。这背后,想必会有很多影视编剧都想象不出来的奇异情节吧?   至于说,很多人所认为的万庆良的“无预兆落马”,也值得商榷。因为在此之前,无论是网络,还是在广东民间,都流传着各种与其有关的“传闻”,这些离“茶余酒后的传说”更近,离“事实与证据”稍远的种种说法,至少暗含着某种情绪和态度。而这些态度,因为没有及时合理的渠道被采撷甚至介入到官员们的升迁流程中,就只好变成一条条令人哭笑不得的怪谈了。